永远的1v1/最近ES沉迷中

【泉真】梦

*泉真only

*OOC预定,看上去是老司机实际上是操作新手的泉总×看上去是新手实际上也是新手只有脑内活动丰富的小真

*青春期的男生总会想点有的没的,特别是面对心上人

*都是套路,写到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比较套路,已懵

*……虽然没有不和谐的内容,但感觉这辈子不会写H了(。

 

 

自从暑假那次如梦似幻的共同演出之后,濑名泉和游木真的关系就缓和了不少。不过,游木真还是受不了濑名泉见面就扑过来的气势,依旧时常想躲开他——话虽如此,游木真却掌握了更多濑名泉的信息,有时候还“不经意”去实地调查对方在做什么。美名其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或者是,“为避免更多不明真相的学弟惨遭毒手”。得亏队友不是朔间凛月而是老好人衣更真绪,另外两位队友没有意识,制作人只会一脸慈爱地做无口状传递“你自己理解清楚感情的事外人帮不上忙”的讯息,不然游木真肯定早就和濑名泉坦诚相见交往结婚会在揶揄之下逃离队内训练了。

 

 

话说这一天,游木真又一次不经意地路过正在训练的濑名泉他们。这时濑名泉没有训练,在和他的队友鸣上岚与朱樱司说着话。明明距离挺远,但由于经验丰富,游木真还是第一时刻分辨出濑名泉那高傲又清亮的声音,以及所说的部分内容。

估计是在向后辈传授经验吧。深知这个人在正经时是个非常可靠的前辈,但游木真这次失算了,并且无法抛开这个诡异的念头,从而导致往后一系列莫名其妙的麻烦。

只听濑名泉说:“……这个许愿很灵……最近网上都……游君……梦里肯定会出现……爱情……我……”

游木真:“???”

他看过网上论坛里,很多女生都信什么爱情魔法以及寻找效果神奇的许愿方法,虽然风太大他听的断断续续,但是濑名泉毫无疑问知道最近正在火的“让你喜欢的人认清他爱的是你❤梦中真实☆超灵许愿方法”。但为什么这时候会提到?泉前辈形象崩坏了吧?还说了自己?以及那个不论听了多少遍,都能让游木真心脏猛地一跳的词。

濑名泉还在激动地说着什么,正想继续听,但濑名泉的游君探测雷达突然启动,他猛地转向这边,眼神热烈地望向游木真,伴随一声“游君!!!”便以惊人的气势奔过来,吓的还没回神的游木真扭头就跑。今日份的梦之咲爱情喜剧追逐大战在校园中一如既往地上演中。

 

 

回到家,游木真还没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回过神,他放下书包瘫在床,脑子里充满了濑名泉的事。

不要误会,游木真想,他只是觉得会去使用这个看名字就满是槽点的方法的濑名泉不大对劲,他没有多想濑名泉是不是会用到自己身上,也没有想濑名泉天天说的爱情和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暑假说开了不少,但他并没有自信,只能用客观理性的态度去分析濑名泉到底想做什么——当然这一晚他除了濑名泉和喜欢这两个词之外什么都没想出来,在乱七八糟的各种濑名泉的画面中睡着了。

 

 

“呵呵,真是个乖孩子呢。不要动,让哥哥来教你一点有趣♂的事~”对面的人语气温柔性感,是自己喜欢的清冷的声线,如今带了点戏谑,逐渐靠了过来。

对方的手也开始抚上自己的身体,从脖颈向下,所过之处带起一阵战栗,有点痒又有点舒服,不自觉就开始想要更多的体会对方的体温,直到那双手覆盖全身,到达——

“啊啊啊啊!!!”游木真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浑身是汗。他戴上眼镜看了看闹钟,还不到五点。回想刚才梦中出现的身影,游木真懊恼地捂住了自己的头,那语气那声音那台词毫无疑问是濑名泉。

大事不好。游木真心想,怎么会出现这种情景呢?我在想泉前辈对我做这种事?难道……?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之后他想起来昨天那个很像搞笑事件的情况。随即甩了甩脑袋,不可能。世界上哪有这么神奇的方法,一定是昨晚想着泉前辈的事睡觉,做了诡异的梦。

给自己解释了一番,做了心理建设的游木真睡不着了,找出一部格斗游戏抛开濑名泉和匪夷所思的梦玩到了上学时间。

 

 

在学校用和以往无二的神情上完了课程,游木真正想收拾一下去放送部看看,不经意地又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兴高采烈地对他摆手。瞬间昨晚的一切回到脑海,游木真的脸变得通红,几乎是落荒而逃,留下濑名泉一脸失望。

游木真一边匆忙离开,一边心想,肯定是最近看到泉前辈太多次,所以我才变得这么奇怪,在恢复正常之前就不要见泉前辈了。不能给泉前辈造成困扰,只是普通的梦而已,他默默下了决定。

 

 

比前一晚更清晰。可以看到濑名泉闪耀的银发,英俊的脸庞,迷人的微笑。他的声音透露出主人的愉悦,在游木真耳旁轻声诉说着爱语:“游君,我可爱的游君,哥哥最喜欢你了,你也最喜欢哥哥对吧?”一边说着,濑名泉的手还不安分地四处游走。游木真被那双手带来的陌生感受以及和自己不同、精瘦却肌肉匀称的身体所吸引,忽视了耳边的低语。濑名泉没得到回应,有点不开心,但发现游木真一直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由轻笑出声,伸出舌头含住了对方的耳垂。

“!!”游木真被吓住了,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动弹。耳朵上温热的感觉传来,还能感知到舌头滑过的痕迹,有点痒有点热,连身体其余地方都升腾起热气。直到对方离开,与空气接触的凉意让他有瞬间不想濑名泉离开自己。濑名泉又用着那种轻柔、又带了点诱惑的嗓音说道:“游君……不喜欢我吗?”说的时候,他的一只手已经到达游木真的关键部位,在游木真没反应过来时突然握住,激起对方的小声惊呼。同时他轻柔地抚摸着对方的脸庞,用怜爱又专注的眼神看着游木真。

此刻,我们的真·小处男·游木真同学已经被事情的发生发展惊呆了,特别是对方现在的动作。但是濑名泉的动作没有激起厌恶感,游木真觉得身体开始变的敏感,每次对方的手的弯曲滑动都能想象的出,这让他倍感羞耻,但又无法克制自己的注意力,就连脸旁那只手的触摸,都让自己头晕目眩,更别提濑名泉直视自己的眼神,饱含热情与平时不可见的欲望,使游木真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我喜、喜欢……”

 

 

“啊啊啊啊啊!”游木真再度从床上坐起来,事情发展太超出想象了,今天这个梦比昨天还劲爆,游木真感觉心脏怦怦跳,梦里的一切都太清晰,清晰到感觉再发展下去就有什么不可控制了。

不行,他想,做这种梦连续两天,怎么看都很诡异。虽然如此,他还是没法直接去找濑名泉,直视濑名泉那张脸——鉴于现在他脑袋里濑名泉的形象有点不对头。

 

 

 

可惜事情没有如他所愿好转。接下来的几天,每晚游木真都必定会梦到濑名泉。有时候事情发展还是比较小清新的,穿着体育服的濑名泉猛然抱住他,蹭着他的脸颊,然后蹭着抱着游木真的衣服突然不翼而飞;有时候濑名泉带着眼镜穿着白大褂,充满禁欲气质却挂着坏笑,不由分说绑上自己,嘴里说着“调教不听话的孩子也是哥哥的责任”这种危险发言,然后游木真的衣服又突然不翼而飞。接连的梦搞得游木真最近黑眼圈都出来了,队友们纷纷询问最近有没有出什么事,看来是相当不妙,就连那个整日出现在自己乱七八糟梦里的家伙都用担忧的眼神远眺自己——

等一下。游木真看到了濑名泉,对方难得没有见面瞬间就奔过来,但这次游木真却径直跑过去,并拽住他的胳膊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濑名泉被游木真的行为搞得有点懵,毕竟接触的主动权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游木真没给他细想的时间,一脸崩溃对着他说道:“泉前辈!我知道是你了!我认输!所以可不可以请你撤销那个愿望?”

濑名泉:“……????什么?”

游木真用满含怨念的眼神盯着他:“就是泉前辈上次说的那个梦的许愿啊,不得不承认居然真的有效!但是,天天晚上梦到一些……这太影响睡眠了!”

终于想起来游木真说的是什么,但濑名泉依旧一头雾水:“可我明明什么都没……”还没说完就被游木真打断:“如果不是那个愿望的效果,我怎么会天天梦到泉前辈,而且还做出那种事!……啊。”

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但睡眠不足的大脑没阻止住嘴巴,场面一度陷入沉默。不敢抬头直视,游木真内心一边唾弃自己在濑名泉面前的失态,一面战战兢兢地等待对方开口。

濑名泉缓缓开口,声音中透露着一丝迷茫:“……游君是说,这几天一直梦到我,而且我们还……”

“!”游木真瞬间变得面红耳赤。

“……想和哥哥做成熟的大人才会做的事,还做了这么多梦,游君是喜欢哥哥的吧。”

“……才没有!”下意识想反驳濑名泉,游木真抬眼瞪过去,结果发现面前的濑名泉满面笑容地望着自己,突然想起在那个暑假,在自己吐露心事的时候,濑名泉也是如此笑着,游木真顿时就忘了要反驳什么。

“我怎么可能会用那种东西去捆绑我和游君之间的爱情呢。虽然是有一点心动……原来这几天游君躲着我,是因为害羞啊,本来还有点伤心,没想到会听到这种惊喜,哥哥好高兴。”

被濑名泉的话里的意思惊呆,又带了点“原来如此泉前辈并没有OOC是我想多了等等是我想多了?咦??”的安心和纠结,游木真没有反应过来濑名泉这次的拥抱,也没有反应过来对方问他游君和我交往吧而下意识答了嗯。事后回想起来,游木真终于明白什么叫美色误人,当时他盯着濑名泉,只有一个念头:泉前辈在我面前的笑容真好看,比梦里的还要好看。

 

 

得知二人交往,知情人士表示:这俩人总算不折腾了,真是可喜可贺。至于后来在现实中滚床单那天,两人如何手忙脚乱,濑名泉新手上路上演各种熄火事故,游木真终于发现,梦和现实之间,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但他表示这样的泉前辈才真实,对两人之间的滤镜亲朋好友表示嗤之以鼻),那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评论(3)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