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v1/最近ES沉迷中

调查表与二人

*取名无能,依旧傻白甜,OOC是肯定的,崩也是肯定的_(:з)∠)_

*看了新一话,重复被官方秀恩爱的闪瞎日常,依旧烟热only

 

“好麻烦啊,热史我说,这个你帮我写吧。”烟看着眼前的纸张,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啊小烟,这种关于自己的东西自己写啦。”热史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浑身无力状的烟,不满地用手肘轻碰着对方。

拿着那张调查表,烟抓狂地揉了揉头发,不满地拖长声音:“摄影部这是搞什么,非要让我们填这个表,好烦啊。”

“没办法,不好好填的话他们肯定会没完没了找我们事,你也知道他们有多缠人。而这次他们社长说了只要我们填好这一次,就不会再来找我们了。“热史一边匆匆写着字,一边劝说着烟,”小烟你就填这一回……写完了!这样大概没问题了吧?小烟你还不写吗?“

“咦热史你写完了啊?给我看看。“烟倾过身,从热史手里拿走那张表,热史只觉得对方炙热的气息喷在脸上,仿佛扭头就可以消除最后那一厘米的距离。他不由得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坐正,才发现自己手里的已变成一片空白的调查表。

“小烟你……!“热史不禁懊恼起因为那一瞬间的靠近而心跳加速、胡思乱想的自己,每次都这么轻易地被对方得手,却依旧不长记性。

烟急忙举起热史填完的表格:“热史你看你帮我写,我帮你检查,多公平啊。最了解你的就是我了,交给我肯定会帮你改正所有疏忽的地方,保证完美无缺,你就放心吧!“说着还竖起大拇指,向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小烟你在说什么哪里有公平?!怎么搞得如果我拒绝还是我的错了?!“热史被这个笑容给打败了。虽然知道对方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无奈自己也没法抗拒这样的烟。他只能推了推眼镜,认命地拿起笔开始写,再一次痛恨起自己的心软——没错又被对方乘虚而入了,明明对方只是说最了解他而已又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不不,方向性错误,但只是一句话就有点开心的自己实在是不忍直视——胡思乱想着,热史开始埋头填起这张表。正要下笔,他又顿了一下,拿笔戳了戳身边人:”小烟我用什么字体?还用模仿你的吗?“

“不用麻烦了,用你的就行,反正他们也知道咱俩谁写都没差。“烟撑着下巴望着热史,”真是太感谢你了,真难想象没有你在该怎么办。“

热史叹了口气:“小烟你要真想感谢我,就自己提起劲去做这些事,“接着语气一转,变得一本正经,”这样下去,我真怕小烟你哪天会退化成只有躯干的懒虫。“

“……懒虫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我还以为你至少会说草履虫呢。”

“不,你会成为第一只的。”热史停了下笔,笑眯眯地看着烟,“在这一点上,我对小烟你很有信心。“

“算了,热史你对我的这种信心还是用在其余方面吧。“感受到对方那略显黑暗的气场,烟赶紧抖抖身体,开始认真看热史关于他自己的描述,”嗯……热史你的字还是这么好看啊。“

“那是自然。还有不要边看边喝饮料,这次要是洒到表上,小烟你就死定了。”奋笔疾书中的热史还不忘警告了对方一句。

“了解……我个人是更喜欢吃你烤的饼干,可惜这次没有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馋虫用三倍速吃完的……兴趣这里该填的……头一条肯定填睡觉没错。“

“我的退化方向又换了啊……热史你这填的好公式化,“烟皱着眉,”看看这里,对防卫部的展望——虽然题目出的好傻,但你还标出一二三点来回答,我有点吓着了。“

“没办法,我毕竟是部长,总不能真写什么保卫地球吧?至于小烟你……“

“别,不用这么高大上,我无所谓的。“生怕热史也给自己写上诸如关爱孤寡老人义务植树传递正能量之类的话,烟赶紧做出了说明。

“小烟你想多了,我才不会给你这么写呢——提供一个可供所有人放松的空间,能让人得到充分休息——这种比较符合你的风格吧?“

“知我者,也就是热史你了。“烟满意地点头。

“这奇怪的腔调……还有这一条,最近最想做的事……吃遍全日本的温泉馒头吧?啊,”热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小烟你说过这个假期要去北海道那边看看?”

“嗯是的,一边考察当地有什么好吃的温泉馒头,一边悠闲地泡温泉,想想都好幸福……”烟突然坐直身体,双手握拳大声喊道:“我们的目标就是温泉馒头全面制霸!”

“哈哈,果然提起温泉馒头,小烟才会变得有干劲呢,真是一点没变。”笑着摇摇头,热史念叨着,“那我们要准备不少东西,还有旅游回来学习就紧张了…………”

“嗯是啊,不过学习我不担心,再怎么说身边还有个年级第二……”因为看到有很在意的内容,烟没有注意到对方也陷入了沉默。

盯着表皱眉思考了一会,热史像是想通了什么,放下笔长舒一口气:“写完了!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小烟你要再看看吗?”

烟放下手里的调查表,伸了个懒腰:“不用了,热史你看着差不多就行了,我也搞定了,没问题。”

热史抽过烟手里的表:“就知道……算了,小烟你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啦,热史你做什么我都OK。顺便一说,你帮我写正常了,可是有基那里……“

热史急忙拿起手机开始拨号:“糟了我忘了有基,必须要提醒下他可别真写什么保卫地球之类的,“说着他站起身,焦虑地走来走去,”万一真让他写漏了,那我们可真要出名了,必须赶紧阻止他……接电话……又跑去哪里玩了……终于通了!“对面响了很久,终于一个活泼的少年音传了过来,热史立刻向对方说明调查表的填写注意事项,在得到了有基的多番保证后,才稍稍放下心挂断电话。走回桌前,热史苦笑着说:“我害怕有基会多写些不该写的,谁知道他根本就是忘了……虽然之后有提醒,果然还是有些担心。”

“那家伙就是个小孩,玩性大,热史你不用替他操心那么多了,这样吧,今天就做你喜欢吃的,我来帮忙,有基的事也交给我处理吧。”烟起身从背后扶住对方,一起往厨房走。

“咦?小烟你要做吗?刚才还那么百无聊赖的。”热史被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盯着对方。

“为了感谢你的帮助——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也是想做什么事就会做的——虽然多数时间都不想动弹。”

“哈……只要小烟你不要说一次报酬抵十年份的帮助就行。”

“呃,我刚想补充这一句来着,被你抢先了,好可惜。”烟松开对方的肩膀,拿出厨具,“热史你真是家务全能,每次进厨房都材料设备齐全,真想让你直接和我一起住。”

“别贫了,去了岂不是得天天照顾你,”热史笑道,刻意忽略了自己骤然加速的心跳,“你才进来过几次,基本上都是我做而你在吃吧。”

“以后我会增加下次数的,”烟从冰箱拿出蔬菜,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因为我发现,这种感觉很不错。”

“是吗?是进厨房还是一起做饭感觉不错?”热史笑着调侃道,不出所料听到对方回答“和热史一起“。

嗯,这种感觉,确实不赖。

*********

又是一个周末,摆脱了摄影部的热史无事一身轻,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收拾,这时大门传来敲门声,热史惊讶地发现居然是周末不亲自去喊就起不来的烟。对方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哟。“

太惊讶以致热史愣了下:“小烟你……今天不是我也不是你的生日吧?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烟进到门里,轻车熟路地换上拖鞋:“让我休息下……昨天偶然看到一家咖喱店,就是电视上播出的那家超好吃的什么梦幻咖喱。“

热史眼睛一亮:“我想去尝尝很久了!没想到小烟你还记得那个,而且起得这么早……喝点咖啡提提神吧。“

烟摆了摆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咖啡灌了一口:“所以今天就来告诉你。离这里有点远,你不介意吧?嗯,这咖啡甜度正好。“

“当然不介意啊,等我换个衣服,小烟你先在这休息一下,”热史急忙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半途又转身看着烟,“还有,谢了,我很开心。”

烟举着杯子,看着对方那仿佛闪耀着光辉的认真眼眸,垂下眼帘喝了一大口咖啡,盯着空空如也的杯底,浑然不觉自己的声音小到快听不见了:“何必客气,本来也就是为你找的。”

“嗯?小烟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事,快收拾你的去吧,不用管我。”啊啊啊真是可恶,平时都是自己让对方变得忙乱无措,虽然很喜欢看对方因自己而手忙脚乱的样子,但倒过来的滋味可真不爽。烟莫名地感到一丝挫败感。说起来,要不是看到那张调查表上的内容,还真没办法做下最后的决定。自己在那张表上添的话,就是其中一份答案。“是时候该动起来了,再说想做就能做到也是你给我的评价,那最后无论怎样总会达成的,不是么?“烟看到对方的身影再度出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小烟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热史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烟的身侧。那个位置一般,通常,基本上都属于他。

“嗯,走吧。“

*******

摄影部一角,城崎和田泽盯着其中两张调查表久久无语。许久,城崎艰难地开口道:“那什么,田泽,为什么我感觉我的眼镜度数好像不对了?改天陪我去眼镜店看看吧——顺便买副墨镜。“

——最近最想做的事和预计完成的目标是?

热史的回答:考上同一个大学,去北海道旅游泡温泉,尝尝“梦幻咖喱“。

烟的回答:去北海道吃遍温泉馒头(by热史)

         和热史去同一个地方,学会做好吃的咖喱(by烟)

Fin

其实最初是想写虽然一直抱怨但只要烟酱一撒娇就妥协的认真努力好孩子热史与看上去大大咧咧什么都无所谓但实际上对关心的人和事特别上心的烟酱,但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偏离原始脑洞……两人都想和对方一直在一起,但热史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不一定会表达出来,反倒是烟酱说出来的多,相比之下更大胆些,别人他不一定会关心这么多,但对热史,该记得的喜好什么的都不含糊,为了对方而做事的行动力也很强——这两个人真的是老夫老妻气场闪瞎围观群众_(:з)∠)_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TZ总之烟热大法好!!!


评论(7)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