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v1/最近ES沉迷中

if的每一天

*素晴日相关,间宫皆守x水上由岐,高岛柘榴x橘希实香

*假设由岐姐没出意外,羽咲和皆守只受了惊吓,当然父亲和教主已去世,母亲在疗养中

*师父大人在乡下呆着,改由由岐管理酒吧(年龄差嘛……由岐这个时候挺大的了),此时羽咲和皆守都是高中生

 
 

皆守最近有点烦恼。这当然不是因为那个一直视自己为英雄的妹妹又和她吵起来而且打了一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妹妹居然和她一样没形象地在地上滚来滚去,到最后两个人都没力气地互相在地板上互推,同时嘴里还争执着诸如“哥哥永远是我的你抢不走”“皆守不可能永远和你一起啦你这个超级兄控快给我长大”之类的话,像这种话近几年已经听腻了,这种争执也看腻了——虽然对于可爱的妹妹今天居然会和她滚到地板上而感到惊讶——皆守所烦恼的是最近出现在学校里的传言,看到那些挤眉弄眼凑上来用戏谑的表情询问他的人,皆守就感到一阵烦躁。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觊觎了似的——

 
 

“在想什么呢?间宫同学?”一个纤细又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皆守转过身,看到声音的主人是那个被男生们私下奉为本年级最亮眼美女之一的高岛柘榴。虽然看上去挺文弱,实际上却比谁都有勇气。这是在之前因为某个契机而帮助了她的皆守所认定。而柘榴也是皆守在学校为数不多能心平气和聊天的对象之一,或者说是朋友,尽管皆守不确定这是否能称之为朋友。

 
 

“没什么,就是马上要考试了,不能随便翘课,感觉有点烦躁啊。”皆守叹了口气,都是被她传染的,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个天天认真学习的好孩子啊(并不)。

 
 

“哈哈,没想到成绩总是第一的间宫同学也会因为考试而烦恼呢。”邻班的黑长直美女温柔地笑着。

 
 

“切,得了吧,柘榴,不要被他给骗了,每次都这么说着,实际上不照样轻松拿第一,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也不知道怎么学的,还这么装模作样,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旁边响起一道清亮又饱含怒气的声音,皆守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看到柘榴出现就知道肯定会有那个女人——

 
 

“怎么啦?我说的不对么?那次也是,趁机玩英雄救美,事后又装作没事人一样不求回报,在柘榴面前扮温柔好人,谁不知道你本性多拽,这么做不就是想诱骗我家柘榴吗?!”外貌毫不逊色柘榴的娇小美女——橘希实香怒瞪着皆守。

 
 

“又来了啊……橘还真是念念不忘……”皆守无力地想着,让希实香一直念叨的那次事件就是他们三个相识的契机。那是暑假的一个傍晚,皆守在又一次武术切磋中败给了她,心情不爽,衣服没换就来到家附近的公园散心,正好遇上被一群小混混缠住的她们俩,而这群小混混还很眼熟,正是被皆守在学校里教训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那群人。看到皆守出现,混混们脸色惨白,鼓着勇气上前的几人也被皆守三两下解决并倒地不起。彼时皆守正因为之前的事而不高兴,浑身低气压地说了句“让我知道谁再敢在任何地方动这两人”,基本上所有混混都吓得跑走了。皆守心情更糟糕了点,回头却看到被遗忘的当事人二人组却还站在那里,黑长直发女生面色苍白地直视他并努力出声想道谢,浅色头发女生尽管身体都在发抖却仍努力想把前者护在后边,并不甘示弱地瞪着他。莫名地,皆守觉得心情好了点,虽然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但被救者的她们却一直勇于面对——尽管鲁莽——这种精神实在少见,于是他就稀里糊涂地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和她们相识了。之后柘榴来道谢,他是觉得确实没什么,但另一位充满气势的女生反而不爽了,一直到今日,每次见面都要和皆守呛上两句。

 
 

“希实香不要说这种话啦,幸亏有间宫同学的帮助,我们现在才能不受那群人打扰,正常地上课学习了呀。”柘榴轻皱着眉头,小声地劝说着正对皆守横眉怒目的希实香。

 
 

希实香有点焦急:“可是……柘榴你也知道这家伙有多可怕吧,你要是被他这副温柔面目给骗了的话——”

 
 

“有吗?这都是橘你自己胡乱猜测的吧?而且你还说我这副面貌温柔,我这可是很正常的样子,还是说橘你对我……?”平常肯定是冷言冷语讽刺回去,但皆守决定今天还是用这种方式挡回去。

 
 

果不其然,被皆守新的吐槽方式吓得一时回转不来,希实香涨红了脸,那双眼睛瞪得更圆了,而旁边的柘榴还一边笑一边打趣“绝不和希实香抢”,希实香最后朝皆守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吼了一句:“怎么可能!那样还不如杀了我!”就匆忙拉着身边的柘榴以证自身清白。柘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看的希实香都快要哭出来才一边摸着对方的脑袋一边说其实都是逗她玩的。希实香的脸更红了,撂下一句去买点饮料就迅速跑远了。

 
 

皆守无语地看着笑得很开怀的柘榴:“不去追她好吗?”

柘榴摊开手:“让希实香先冷静下吧,本来我也不想逗她的,可是她老是因为我而针对你。不过呢,你不觉得希实香这样很可爱吗?不过很可爱也不会让给你。”

 
 

皆守满头黑线看着外表纯真,内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肚子黑水的柘榴,无奈地说道:“放心啦,橘那种凶恶……哦不,那种类型不是我的菜。不过你们进展不错啊,看这样子,橘那家伙被你吃定了,没想到有人可以让她服服帖帖,我也挺佩服你的。”虽然别人可能都没看出来,但姑且还算两人好友,并且感觉敏锐的皆守还是发现二人关系的特别,这也是他感叹二人勇气的一点。

 
 

柘榴笑了:“哪有,希实香很可爱哦,不过我会跟她说不要对你那么暴躁,也请间宫同学多多宽容下她了。”

 
 

皆守一边答应着一边暗暗为柘榴点了32个赞,为希实香点了几根……不对,对那个凶巴巴的女人,他只会幸灾乐祸一下而已。

 
 

“说起来……听说最近的传闻,”柘榴突然想起了最近在校园里说的沸沸扬扬的某件事,探求地望着皆守,“听说有位超级大美女来找你,据说是你的女朋友?”

 
 

“呃……”被问到最不想回答的问题,皆守皱了皱眉,“说不上是……”还是说不是?是姐姐?是朋友?到底是什么?每次遇上和她有关的问题,皆守总是有点手足无措。

 
 

“哈哈,看这样子,间宫同学很喜欢她嘛,听闻是位非常开朗的大姐姐,这就是间宫同学喜欢的异性类型吧。我了解了,加油哦,不要放弃,间宫同学在我看来可是非常成熟可靠的男人。”柘榴对皆守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我先去找希实香了,再见!”

 
 

没来得及开口就看着对方迅速跑远,被调侃了一通的皆守恢复节电状态,默默地沿着放学路向酒吧走去,这个时候,羽咲应该已经回去了吧,她也在——

 
 

“哎哎那不是间宫皆守么?好可怕……不过我听说他女朋友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大美人哦。”

“什么什么?那么凶恶的人会有美女女友?有萌loli妹妹还不够吗可恶!!”

“别这样说啦,间宫同学学习那么好,打架又那么厉害,长得也帅,我倒是有点伤心呢,不知道间宫同学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生。”

“听说那个大美人开了家店,而且和间宫皆守是青梅竹马……”

“原来是御姐型的吗?青梅竹马?感情肯定很好了?”

“是呢,这次不是他那妹妹来,而是青梅竹马来送的饭,有人还拍到照片说了话。”

“其实我更喜欢乖巧的萌妹妹啊,可恶,大哥那么凶,为什么妹妹那么萌啊啊啊!”

“照片我有哦,你们看!是不是很漂亮?”

“对不起妹妹!我倒戈了!间宫皆守真是幸运的小子啊……”

 
 

——喂喂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喂,什么叫我很幸运啊,你们都没被那个所谓温柔体贴的大姐姐揍过所以才不了解,还有拍照片的是谁信不信我揍你哦,不不,我才没什么想法,这是你们觊觎我妹妹所以我才烦的!

 
 

没错,因为羽咲发烧实在爬不起来,被一直阻挠的她终于有机会去皆守学校露了把脸顺便送了个便当,并且因为那出色的容貌身材使得皆守本人再次成为热门话题。这些话语缠绕了他好几天,使得他心情变得越来越坏。不行,得去和她好好谈谈。

 
 

怀抱着这种想法,皆守推开那家不能更熟悉的酒吧大门,罪魁祸首抬起头,看到来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hello~皆守快来帮忙。”

 
 

“……为什么我一来就要被你使唤啊?!”来不及发言便沦为服务员的皆守摆出了苦大仇深脸,从小他就拿这个人没辙。

 
 

“嘿嘿。”这个仿佛皆守一直都无法打败的存在笑得很开心,“快到时间了,你要承担起男人的责任。”

 
 

“!!”明明对方没说什么特别暧昧的话,也只是一如既往的笑脸,皆守却无法控制地脸红了。他不自然地左右张望,才发现少了一个平时总在忙来忙去的身影,“羽咲没来这里吗?”

 
 

“羽咲哦,她来了一下,不过鉴于最近我俩一见面就会吵架,严重影响本店正常经营,所以我就让她先回去啦,本以为皆守你也不会来的,”她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完全忽视以往二人也吵个不停的事实,“你能来,我很开心。”

 
 

——为什么会觉得这个笑容这么迷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自称“大姐姐”了?而我也不再喊她姐姐了?

——有点难过,有点开心,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我有资格吗?

 
 

怀抱着纷乱的思绪,皆守坐在了钢琴前面,流畅的琴声回荡在店内。

“没错没错,不愧是皆守,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曲子。”她托着腮,闭着眼,一边点头一边唠叨,“不过感觉今天有点急躁,还是我弹的比较好~”

 
 

“唔!”满头黑线,皆守被这个人再次打败,抬头去看,正好与对方目光交接——

 
 

——那种眼神,是从小到大从未变过的,清澈又温暖的目光;

——只要被看着,便感到自己变回当初那个小男孩,手足无措,却无能为力;

——她是如此炫目,却没有因此而去寻找更高更广阔的天空。

——为什么要留下来?

 
 

“我说,你以后不要去学校露面了。”

对方嚷道:“哎?!为什么?还是皆守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没想到……”

……这个人真是有特别的转移话题技巧,不过微妙地,皆守感觉对方说不定对了。他只是沉默着,等对方再次静下来。

 
 

她果然有点慌,小心翼翼地问道:“皆守,怎么了?哪里让你不愉快了?”

 
 

——没有,哪里都没有,因为只要看见你,我就不会不愉快。

 
 

开口了,皆守觉得自己嗓子涩的厉害:“为什么是我?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对方只是盯着他,安静了几秒,随后怀念般地说道:“还记得吗?曾经那个夏日,那个夜晚,我们躺在一起,我说要等你成年,快长大变成男人。”

 
 

“喂不要把话说的这么有歧义,不要转移话题。”每次都是这样,说着这种话,却让我患得患失。

 
 

——总感觉我配不上你。一直也没赢过你。

——在你眼里,我是否依旧只是那个小屁孩,你究竟对我——

 
 

“我没有说过吗?”对方那清亮的眼瞳对着他,这让皆守有点目眩了,“皆守你是我的hero呢。”

 
 

“……hero?”羽咲是会这么说,而且小时候自己也是一直这么说,要成为守护妹妹的英雄。回望过去,总感觉那时的自己有点中二和不切实际,但是她……?

 
 

“那次事件,最后我因为保护羽咲差点被卓司推下悬崖,最后是我的英雄保护了我啊。你忘了吗?英雄?”随即她又笑了,“不过早在那之前,我就决定了,而且一直致力于把你培养成属于我的出色的男人,怎么?现在对我有不满?告诉你可别想逃。”她双手叉腰,说着威胁的话语,却显得分外可爱。

 
 

皆守慌忙摇头,哪有不满,从来都是满意的不得了,所以才对自己感到怀疑,从来都是眼里只有这个人,所以才时不时变得患得患失。

 
 

——我才不会逃,尽管来吧。

——确实是你培养的我,所以我也属于你。

——那就请等等我,时间快到了。

 
 

皆守感觉自己突然变得轻松了,他想到当初自己会救起柘榴她们,未尝不也是想成为英雄,成为某个人的英雄,这并不中二,也不是不切实际,因为只要那个人愿意,他就愿意一直为她变身为英雄。

于是他将手放到琴键上,坏笑道:“你如果还去的话,我不敢保证我不会说诸如这是我女友之类的话。”

“哎——?!”不出所料,对方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性话语吓了一跳,难得变得满脸通红。

不过却异常可爱呢。不对,这个人,水上由岐和以往一样,一直都如此。皆守一边想着,一边忽视着由岐的呼喊,弹奏出流畅的旋律。


 
 

终于把我的皆守x由岐的脑洞发出来啦!实在没东西看只能自娱自乐的产物……当初玩游戏时非常伤感,如果由岐姐没有出事,按照他们当时的感情,今后肯定就是在一起了(忽略终之空2那个神棍结局),结果天意弄人,就算是有脑内彼女结局我也好不满!!!妹妹线推起来太奇怪,我还是有节操的,不推实妹(并不)。还有希实香和柘榴,第三章的ge看的我很开心又难过,如果柘榴多一些勇气,那个世界少一些残酷,她们就能像这样幸福生活下去了……而且万万没想到柘榴之后开启了腹黑开关反推了希实香哈哈哈,这一对也是很萌~至于教主大人,对不起您还是单身吧,狂气不是我的菜,不过由教主最后的话,貌似在他小时候其实也是喜欢由岐姐的吧……_(:з)∠)_都来和我抢由岐姐,太讨厌了QAQ

虽然游戏有些部分很重口,但在我眼里毫无疑问是部神作,再多艰难,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努力活着,这对我们来说,也就是美好的每一天了吧。

 

评论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