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v1

【泉真】Light Colors

*避雷:如果另一方因病而去世的话……被留下来的人会变成什么样?设想了他俩各自的场景

*天天听这种曲子就会胡思乱想写这种文,但还是要推荐Lia的light colors

*这首歌描绘了我对这种情景下他们的想象:

就算只有我自己一人

我也会好好地去描绘自己的世界


【1】濑名泉的场合

“人家觉得,小泉你现在脾气越来越温和了?”

“这不是好事吗?”拍摄结束,濑名泉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可是……”鸣上岚欲言又止,末了叹口气,“如果真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但还是希望你不要勉强自己。”

“毕竟,我们都知道,你有多爱游木君。”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濑名泉开着车,放了一首歌,那是Trickstar的初专,游木真的solo曲风活泼又轻快,带着少年气息的歌声回荡在车内。

想起高中那时追逐笑闹的场景,濑名泉不由地勾起了唇角。

 

“我回来了。”

回到家中,打开灯,屋内空无一人。濑名泉计算着热量做了饭,重温着最近Knights的舞蹈视频吃完了晚餐。锻炼完冲了个澡,躺到床上时,脑海里突然又闯进那句话。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他忍不住拿起自己的摄像机,打开视频。

 

“虽然是泉前辈拍,但我还是有点紧张啦。”

画面上那个亚麻色头发、碧绿眼睛的男孩子笑容羞涩,他脸色泛着苍白,行动也有点迟缓,但还是努力地向镜头展示自己。

“没想到闲下来的时间可以去这么多地方!还是和泉前辈一起,好开心啊!”

濑名泉闭着眼也能描摹出来的、世界上最好看的笑脸在镜头下闪闪发光。

“不过接下来就不能乱跑了,我也有点累啦……喂!泉前辈你漂亮的脸做这种表情,可一点都不好看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在纠结我的脸啊……濑名泉有点无奈地笑起来。

“又不是以后不会录了……只是想把现在想说给泉前辈的话录下来,我记性也不太好,生怕自己忘了。”

濑名泉拿出一罐啤酒,举到嘴边又停下来,他想起游木真曾边抱怨边戳着自己的脸,说泉前辈不会喝就不要勉强,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呀。

但你的呢?

“虽然说这话我觉得自己有点自大,但……人都说相恋的人是补足了自己缺失的另一半。”

“嗯,所以我想,我把剩下的我,都交给泉前辈,来弥补你的另一半吧。”

“诶~不是否认我们之前的关系啦,是说……”

“就算……就算泉前辈以后有一天,再也碰不到现实中的我,也要记得,你是完整的,我已经和泉前辈合二为一啦!”

“泉前辈有时候很强硬,脾气嘛……也不能说好,还老是口不对心,做一些容易被误解的事。”

“是优点数不过来,所以我才列举缺点嘛。我觉得我别的优点不多,但是还算比较平和易相处?把这些全~都塞给泉前辈!让泉前辈在未来更加一帆风顺!”

“……泉前辈是戴着滤镜看才会觉得我是完美的啦。”

镜头里,突然脸红的游木真左右瞅了瞅,又回看着濑名泉,缓缓地,坚定地说道。

“泉前辈,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个最闪耀、最完美的哥哥。”

“虽然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也爱冲动爱撒娇,我老是拿你没办法,但你对生活和工作的认真态度,都让我钦佩而心动。”

濑名泉觉得脑袋有点晕,是刚才打开的酒的气味影响的吗。

“看着你在舞台上,为了梦想努力拼搏的身影,我就无法自控地被你吸引。”

“接下来也要一直绽放光彩哦,不用担心,我已经和泉哥哥合二为一了!那什么什么缺乏症也不会影响你!”

“虽然肯定有很累、很难过撑不下去的时候,不过,我们已经融为一体,不敢说哥哥你一定没问题。但是,”

少年碧绿湿润的眼眸里仿佛倒映着星光。

“想哭的时候就哭吧,不要摆哥哥的架子,我都懂的。”

“然后,再次前进吧。”

 

濑名泉把机器关掉,放在相框旁边,里面的两个人笑容灿烂,背景是荷兰的风车教堂与花田。

他看了看时间,是时候关灯睡觉了,明天还有事,是非常重要、可以帮Knights更上一层的活动。

他闭上眼睛,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扑通、扑通。

声音沉稳而安定,仿佛融合了另一颗安静又温暖的主人的心脏。

记忆也许会在时间长河里褪色,但是你笑着对我说的话却一直支持着我。

“虽然泉哥哥什么样都好看,但我还是最喜欢看你的笑容,真的非常可爱!”

少年的手纤瘦但却温暖,轻轻覆盖在自己脸庞上,拭去自己的泪水。

“区区一个游君,真是大胆呢……”

濑名泉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2】游木真的场合

“啪!”

“Stop!”衣更真绪连忙叫音乐停下来。游木真又摔倒了,这是高二特训后,他摔的次数最多的一次。衣更真绪蹲在他身边,担忧地望着他。

“真,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吧?可以请假的……毕竟刚过去……”

明星昴流和冰鹰北斗都围了过来,游木真满头大汗,想笑着让同伴们不要担心自己,明星昴流明显看不下去,大声说道:“阿木你这样……一点都不闪闪发光!”

“抱歉明星君,我今天状态不太好,但我会尽快调整……”

“裙带菜前辈把闪闪发光的阿木也带走了吗?”衣更真绪和冰鹰北斗都没拦住他,小心翼翼避免提起来的人,还是被摆在了游木真面前。

 

让同伴们先忙自己的事不要管自己,游木真一个人缩在练习室角落。

好不容易才决定回来,但是哪里都觉得不对,好像在虚空中漂浮,好像什么都抓不住,声音与动作都隔着一层纱,迟钝而缓慢,就像曾经还是“人偶”的自己一样。

在听到明星昴流提起濑名泉时,本来已经平静的心,再次起了涟漪。

 

“我从没有这样地喜欢过一个人。”

游木真曾这样说过。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理解濑名泉的感情是为什么。

友情与亲情,他已拥有,他以为自己不需要爱情,也已能正常地活下去,勇敢无畏地追求梦想。

直到后来,牵起手时,濑名泉灿烂的笑脸让他砰砰直跳,心脏仿佛活过来了一样,紧缩着,悸动着。

“人偶”终于变成了完全的人类。

但是彻底点醒他的那个人,却不在身边了。

 

游木真想站起来,但是腿麻了,他又摔倒,用双手勉强撑着冰凉的地板,才没伤着脸。

“……咦?”

他双手颤抖,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听使唤。

游木真想起来在家里,濑名泉还在时,有时自己也会摔倒,他总会一边抱怨着“游君这么不小心,伤着自己怎么办,别让哥哥担心啊”一边小心地扶起他,臂膀沉稳而有力,仿佛在说:“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在呢。”

游木真努力调整呼吸,拼命想掌握腿部的控制权。

他想起那个平日总是一脸高傲严肃的人,却在看到自己时,总是忍不住露出傻乎乎但非常可爱的微笑。就连生着病,在病床上也是。

游木真开始出汗,他的胳膊抖的厉害,但还是控制着自己,拼命往腿上施加力气。

他又想到很久之前,那时他们还没彻底和好,濑名泉还有点口不对心,批评自己也毫不留情,但最后还是温柔笑着看向他,目光专注而认真。

“哥哥会一直守护着游君的。”

后来自己怎么回答的呢?

游木真身上也出了不少汗,他咬着牙,努力感受着、一点点开始挪动自己的一条腿。

“可以的话,请你不要干涉我,请你看着我。”

是的,自己的梦想,是要靠自己亲自去争取的。不论有多少困难,都不会放弃。而濑名泉每次看到这样兴致勃勃说着梦想的自己,总会有点不舍,但总归是高兴而欣慰的。

“只要游君喜欢,我会一直支持游君的。”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哥哥都会永远注视着、守护着你。”

游木真想起濑名泉的声音,低沉又饱含感情。他的左腿渐渐地被拖动,他小心地把左脚踩回地面,把身体的重心轻轻放到这一侧,又摇摇欲坠、但带着倔强地开始挪动另一边的腿。

“游君,哥哥现在每一天都好担心啊。”

游木真想起那时濑名泉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他皮肤本就白,此刻更显苍白,好像一阵风就能带走不留痕迹。

但濑名泉还是用那样灿烂而耀眼的双眸盯着自己,他的手心也依旧温暖,好像在告诉游木真,不用担心,任何事物都带不走属于你的泉哥哥。

“游君会好好地、一个人成长为优秀完美的大男孩,这个哥哥倒是不用愁。”

“但是游君如果……找了别人的话,我……还是会难过的。”

啊,右腿也逐渐开始找回感觉了。游木真想到,濑名泉的独占欲真的很可怕,他的爱情重量也曾一度让自己无法喘息。但是,那一天却不一样。

“虽然难过不甘心,但更想看游君幸福笑起来的样子。”

“所以……如果这之后遇到了比我更爱游君的人,我还是会勉为其难把游君交给ta一阵的。”

濑名泉笑着揽过他,摘下他的眼镜,亲吻他的泪水。

“我的游君,只属于我的游君,抱歉。”

游木真把右脚也放回地板,他浑身都是汗,两只胳膊也酸涩难耐。

“我的游君,不论你在哪,哥哥都会永远、永远守望你。”

游木真感觉腿没那么僵硬了,他颤抖着,缓缓地、缓缓地向上站起身。

“不用担心,我可以保证,游君今后将会变得比现在更耀眼、更好看。”

已经习惯的重量突然从背上卸下,总会让身体失去平衡,茫然而错乱。游木真大口呼吸着空气,虽然不再有那个人的气息,但他还是颤抖着、倔强地直立身体。

“游君还说要继续闪闪发光给我看呢,可千万不要放松自己哦。”

迈出一步会再摔倒吗?游木真有点忐忑。

“就算大家都不理解,但我也会永远支持你,我是游君最大的粉丝哦。”

游木真感觉勇气一点点涌上心头,漂浮的不安定感渐渐退去。

他喘着气,握紧拳头,向前坚定地迈出一步。

“我会永远守护着游君。”

游木真又沿着前方继续行走了。

END

评论(4)
热度(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