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v1

【泉真】今生今世(上)

*泉真only

*虽然写到最后只觉得都是雷和bug不过还是想说,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lof好烦老是敏感词……是he只不过前边比较惨


1、
这一世,是战火纷飞,群雄割据的时代。
他与他遇见的时候,濑名泉是身经百战的武士头领,游木真则是他所侍奉的家族的仆从。

“游君,我喜欢你。”
因经常出入府内而逐渐熟悉起来,那份邂逅时的惊艳与悸动,无法抑制地滋生蔓延,变成深沉的爱意。
“泉桑,可是我们都是……”
被对方强硬地纠正过称呼。初识时,对濑名泉只有长相好看、性格冷漠、身手不凡的印象,在一次次相处中,逐渐感受到的那份温暖感情,令原本畏缩的自己也控制不住,产生不应有的多余想法。
明明被告白了,两情相悦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事情。可是,这是不允许,不应有的,只是府中下人,还是个男人,身份与性别的鸿沟过大,从任何角度的理性分析,可行性都是零。
因此,只能露出为难的笑容,忽略心中的刺痛,对着那张自己私下不断描摹的帅气面容,说出残酷的话语:“我们都是男人,而且泉桑还是将军备受信赖的心腹,所以,对不起,泉桑我们还是……”
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按住嘴唇,濑名泉此时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分外令人心动:“游君拒绝我不是因为不喜欢我,而是因为这些外因,哥哥就已经很开心了。”
不顾他的拒绝,濑名泉直接抱住游木真,“不过呢,哥哥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我向将军提出请求,如果这次得胜归来,定要让你获得自由,快乐地生活下去。”


那场战斗异常惨烈,没有料到敌人的增援与突袭如此猛烈,为了保护将军和同伴,濑名泉独自一人多次进出敌人包围圈,甚至最后砍下敌将首级,但自己也早已浑身浴血。
“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咳……!”支撑不住倒在战场中央的濑名泉,用尽力气从胸前掏出一个小袋子,那是临走前游木真送给他的平安符。
“游君,对不起。哥哥好像撑不住了,对不起……”
“好想见你,对不起。”

因为濑名泉在此次战斗前的要求,将军询问游木真今后生活有没有更多的要求,游木真摇摇头,用平静无波的语气说道:“我想进行训练,成为像濑名大人一样的勇敢武士。”
将军虽然不解,还是答应了。
在后来,因为与濑名泉极其相似的战斗风格,以及比一般人频繁得多的战斗次数,游木真也迅速在战场中出了名。同样地,和濑名泉一样,战场也成为游木真的最终归宿——
“泉桑,真是爱撒谎呢,”明明受着致命伤,但回忆着描摹着那人的音容笑貌,素来被敌人畏惧的无感情的眼神,此刻充满了那人还在时的快乐与光彩。
“约定好了要回来,要让我过自由快乐的生活,你都没实现呢。”
“没有你的世界里,根本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约定好今后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但我也撒了谎。”
“原谅我吧,『哥哥』,到那边之后,再请你自由地,对我进行说教吧。”


2、

这一世,是信仰对立,神怪出没的时代。

他与他遇见的时候,濑名泉是凶名在外的大蛇妖,游木真则是初露锋芒的天才魔法师。

 

“泉桑赶紧走吧,你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一会护卫就要过来了!”

刚晋升为国家御用魔法师一员,脸庞还带着初出茅庐的青涩气息,此时游木真那清澈的眼眸里充满担忧之情,急忙把身前这个慵懒不成形的大妖怪往窗外推。

“哎,超~烦人的!”

被小魔法师往外撵,这位一向不近人情的大妖怪不同于人前,反倒露出几分因分离而生的烦躁。“好不容易又能凑游君休息时多相处一会,总有不长眼的来打扰。”

说到这里,有着银灰色头发、美丽但又暗含危险脸庞的大妖怪濑名泉突然回头对游木真笑道:“干脆,我把那些家伙直接做掉好了?然后把游君绑回去♪”

“泉桑!”

“好好,知道游君想要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看着游木真气鼓鼓的表情,濑名泉微微一笑,月光下,蛇妖的微笑温柔中透露着几分诱惑,“这样的游君也很可爱,虽然很想拐回家,不过今天先放过游君吧。”

“晚安,我的游君。”

说完,妖怪的身影便已消失无踪。游木真对着窗外的月光愣了会神,恍惚间回想起初见那人,自己因为小失误被野兽追逐,狼狈倒在森林中时,朦胧中出现濑名泉那蔚蓝的眼瞳、仿佛染了月色的头发,一瞬间还以为是天神降临在即将丧命的自己身侧,引领自己去往天空与大海的神之彼端。

 

直至后来,在濑名泉那养好伤,回到帝国调查,游木真才知道濑名泉就是危险等级最高级别的妖怪之一,寿命悠长,法力惊人。

不过,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呢,明明看记载,濑名泉也曾杀过不少人类。游木真想不通这个问题,直至一日在自己的宿舍被对方的突然现身吓到,不由自主问出这个在心中盘旋了很久的疑问。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看到游君的一瞬间就这么决定了而已。”像蛇一样用锐利的目光捕获住游木真,濑名泉凑上前来,用冰冷的手抚过他的脸庞,声音随之缠绕在游木真耳畔:“我随心所欲活了这么久,见了这么多人类的恩怨情仇,没有什么能束缚住我,这次,也不过是随心喜欢游君而已。”

那么有一天,你也会随心而厌弃我吗?游木真叹了口气,决定先不去想这些复杂的事情,潜心钻研,成为至高魔法师才是当前的主要目标。

 

 

 “我们……要去讨伐森林?为什么?”游木真向宣布国王决定的总领提出质疑,这道突如其来的命令无疑是晴天霹雳,“这么久以来,除了深入密林会被野兽袭击以外,那里的居民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吧?!”

“注意你的措辞,游木,那些也算居民?”大魔法师冷笑一声,“不论如何,妖就是妖,你太沉迷于钻研魔法了,看看这些消息吧。”

接过总领的羊皮纸,上边列出来的是近期森林周边不断有小村落被袭击的消息,死伤无数,从残留的痕迹来看,不是野兽,的确是妖怪所致。

“如果没记错,那只蛇妖就在森林里吧,那条蛇之前做过什么,游木你不会不知道吧?”

“可是这……”

“而且,”总领反复打量了下游木真,“游木你是少有能误入深处后,还能全身而退的天才魔法师,所以我们也希望,不,是要求你领我们一起去。帝国的高级魔法师这次齐聚了,我们机会不小,讨伐完毕后,你就能跃升为中上级的魔法师了。好好利用森林吧,那里可有不少好东西!”

游木真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恍惚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怎么回的宿舍。要赶紧通知泉桑,他想,但是却悲哀地发现,濑名泉为了来这里不惊动他人,一向来去无痕,自己居然没有手段联系上对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泉桑……”

 

“怎么,游君想我想到茶饭不思?”

突然出现在月光下的身影,让沉浸在颓废中的小魔法师无暇多想,他一个跃起,连忙抓住眼前人的手,希望濑名泉能早点离开森林,远走高飞。

“唔……游君不怀疑那些人是我杀的吗?”濑名泉捧住游木真的脸,笑意加深,魅惑而危险。

“我怎么会怀疑泉桑……而且我已经知道你以前为什么才那么做,那些人要毁掉森林吧。所以,这次在我调查完毕前,泉桑你先离开一段时间,找个地方躲一下。”

他的小魔法师碧绿的眼睛里写着都是对他的关心与信任,濑名泉忍不住抱住对方,感受着属于怀里的人类的温度,逐渐温暖了自己的身体与心。

“四处杀人的妖怪已经被哥哥处理了。既然游君知道我的过去,那也清楚吧,哥哥有限制,不能离开森林太久太远。那是我的力量源头,也是我必须去保护的地方。不然,我怎么会采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来见游君。”

“可是这样……!”

“游君不怕,哥哥没那么弱,而且我还有帮手在,这次就把碍事的人一网打尽。”

 

直到最后,游木真也没说出所有实情。他知道这次讨伐起始是个借口,大妖对魔法师来说简直就是奇宝。伙伴们也要出击,他们长期接受的教育使他们不会犹豫地下杀手,所以就算被濑名泉杀掉也无可厚非,可要直接接受朋友的死亡绝非易事。而且,他不想看到濑名泉受伤被杀,也不想破坏濑名泉一直守护的地方。

拼命回忆脑海里所学过的所有知识,游木真还是希望,能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法,能不让所有人受伤的最佳方案。为此,他什么都愿意做。

 

那一天还是来临了。但之后讨伐的部队仿佛集体失忆一样,在抵达深处前,转身回了城。而全国上下本翘首期盼的各路人士,也仿佛忘记开发森林一般,之后再不提此事。

做好准备的濑名泉,那天什么都没等到。奇怪之余,他又忍不住趁夜潜入游木真的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不过随着他的到来,桌上魔力波动,显现出一封信。

“这是……”

 

 

“哎~好不容易把我喊起来,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阿濑就这么自顾自要沉睡了吗?”同为妖怪的朔间凛月是濑名泉的好友,“和我继续聊聊你喜欢的那个人类『游君』也行啊?难道说,你对他失去兴趣了?”

“……才不会对游君失去兴趣。睡间你很烦啊。”濑名泉摩挲着那封信,望着远方,眼神平静。

“游君因为这次事件没办好,被撤职了,所以要去远方游历呢。”

“哈哈,原来是阿濑被甩了啊~”

“给我闭嘴。”濑名泉朝着朔间凛月扔出一块石头,被对方懒洋洋地躲开。“游君说学成之后会归来,希望我能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生活,森林不会再有人类觊觎了。”

“嘿~那不是不错嘛。但是,阿濑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唔,游君回来的时候吧。”说着话的时候,他又仔细看着信上的字,眼神温柔而眷恋。

朔间凛月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不过他也只是对着要沉眠的好友,说出唯一的疑问:“嘛虽然你睡不睡都不影响对森林的守护力,但看来以后我要去找别人玩了……不过阿濑,你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一个人类啊,虽然有一些魔力,但终究和我们差距太大了。”

“谁知道呢。”濑名泉想着第一次在月光下,湖畔边,因为无聊好奇而救下那孩子。看到对方的那瞬间,心脏仿佛被击中了一样,觉得务必要得到手。虽然是个人类,但是是全世界迄今为止我最——闭上眼睛,他想起信中,游木真最后说,“我喜欢你”。

濑名泉不由得微笑起来:“只是随心而已。”

 

蛇妖陷入久违的沉睡,森林在外力的结界和地方神的双重加护下,迎来了长久的、不被任何人侵扰的和平与安详。

 

tbc

 


评论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