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v1

【泉真】绝对理性主义

*泉真only,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不变的感情,究竟会不会存在呢?”

游木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在训练休憩当口,还没反应过来的队友衣更真绪一脸问号。

“怎么了真,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想了想,用揶揄的口气调侃他:“是有关那个濑名前辈的事吗?”

“唔……算是吧。”游木真撑着下巴,歪着头面无表情地思考着。

见他这个表情,衣更真绪也不好再开玩笑,试探性地问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濑名前辈出轨……不不,我觉得没这个可能……”

“衣更君,你也这么认为的吗?”

游木真的声音很平静,衣更真绪也不好继续追问,只能勉强笑笑,挠挠头发,给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那当然啦,毕竟有目共睹,濑名前辈就是那么喜欢你。”

 

 

2、

在濑名泉毕业的那天,濑名泉与游木真交往了。在樱花树下,得到确定的答复,激动落泪的濑名泉一把抱住游木真倾诉自己积累的多年爱意,路过的梦之咲学生栗君(化名)冷漠地表示,他从来没有见过能从早笑到晚顶着一张如此傻脸的人。

毕业之后,因为出道的濑名泉工作繁忙,加之游木真还需继续上学,两个人暂时没有搬到一起住。不过近日,濑名泉邀请游木真去了他新买的公寓,并热烈宣言这是他为两人准备的“爱巢”,希望游木真能早日与自己同居,过上睁眼就能看到游君(活的),闭眼就能抱着游君(还是活的)的美好生活。

游木真在濑名泉的狂轰滥炸之下,还是守住了最后一丝防线,表示自己要先“考虑考虑”。

然后在下定决心那天,他去公寓找濑名泉,没想到在门口看到——

 

 

3、

“你是说,在裙带菜前辈公寓门口,看到他和一位陌生女性有说有笑地出来了?”

明星昴流皱着眉头听着游木真讲述那天看到的事情。

“唔,真相我们也不清楚,阿木你去问问清楚如何?虽然我是看不惯裙带菜前辈,不过对你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有信心的!”

“……其实我之前就很好奇了,为什么明星君在那个……【DDD】之后就一直这么说呢?”

明星昴流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想起有一日在街上偶遇濑名泉与学弟葵裕太时的情景,到现在他都对濑名泉在提起好友时那精彩的表情转换印象深刻。

“那个啊,大概是我的‘直觉’吧!不过,裙带菜前辈也很好懂就是了~”

 

 

4、

“好懂啊……”游木真在教室里望着窗外,想起朋友的话。

的确,对于濑名泉喜欢自己这件事,游木真觉得是很好懂,包括那个人多么嘴硬心善、认真可靠,濑名泉的种种闪光点,游木真都非常了解。

可是,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喜欢自己。就算是现在,他也想不清为什么濑名泉能这么执着——包括两个人都受到伤害,自己表现出强烈排斥的那段时光,濑名泉还是一如既往地、用最灿烂的笑容笑着对他说“喜欢游君”,“游君是天才,是哥哥心中最棒的”。

或者说,感性上他明白,但是长期感情压抑下,自己的理性分析出现了混乱。

 

 

5、

“哎?游木君你,又吃醋了吗?”

“我才不是吃醋!”转校生的话让游木真有些面红耳赤,急忙辩解,“况且,为什么还有个又字啊?!”

“哈哈,游木君不记得了吗?”转校生用一副“别装了我都懂”的样子调侃道:“当初是谁偷偷看濑名前辈与裕太君的交谈,又是谁最后突如此来生气离开的呀?”

“那是……!”游木真想起这件事就感到有些羞耻,那时候看到濑名泉与他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不是对平日朋友那种,而是有点像在自己面前一样——就止不住冲动与愤怒的情绪,结果莫名其妙地对濑名泉发了顿火。事后想起来,自己表现的太怪异,而之后和濑名泉感情逐渐融洽,这件事就被忘到脑后。

“依我看来,濑名前辈笑的那么高兴又那么健谈,估计还是和游木君你有关。”转校生微微一笑,“我可是被迫做了你们好久的丘比特!怎么可能会看错人呢!”

 

 

6、

手机震动了两声,游木真打开一看,是濑名泉的。

『游君,下来吧,哥哥在楼下等着你。』

游木真从床上坐起身,往楼下看,濑名泉就靠着自己心爱的摩托,在那焦急地抬头望这边看。看到他出现,濑名泉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对他挥了挥手。

游木真套上衣服,匆匆奔下去。见到他出现,濑名泉上前握住他的手,语气比以往还要激动:“最近游君一直在训练,哥哥见不到你真的好寂寞,而且,一直想给游君个惊喜。”

“抱歉泉前辈,让你担心了。不过,你说的惊喜是……?”

“游君跟我去我们的新家就知道了~”

 

 

7、

跟着兴奋的濑名泉回到公寓,在进入客厅时,游木真被瞬间亮起来的灯闪了一下眼睛,逐渐恢复视野时,被眼前的变化所惊到,整个人都呆立在那。

“怎么样,游君?”濑名泉牵着他四处介绍,“这是我拜托设计师新设计的,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你看那里,还有那,是我专门给设计师解说让她设计出来的!这里可以装很多我们的照片,尤其是游君的,肯定特别好看!”

这个公寓和第一次游木真来的时候内部设计完全不同,处处飘荡着“新婚愉快”的信息,游木真无法抑制自己的嘴角上扬:“谢谢泉前辈,这个惊喜,我很喜欢。”

“我说游君肯定会喜欢!这次就先谢谢那个设计师了!也不枉我大费口舌和她讲我与游君的故事了!”

“泉前辈。”

游木真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自己曾说自己不懂感情,不知爱上他人是何种心情,这是自己的理性分析得出的结论。

但是感情的事,哪有那么多理性可以控制?就像那天和前几天的自己,说着不在意,却不自觉想去关注他的事情。

从很早的时候,自己的感情,爱恋之情,早就不受理性控制地偏向濑名泉了。

“我想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我还担心是不是还要再劝一段时间,看来装修我们的‘爱巢’给了我幸运加成,”濑名泉抚上他的脸颊,落下一个轻吻,“游君,我爱你。”

 

 

8、

濑名泉从来都对自己的感情非常确定,只是对游木真是否喜欢他一事而患得患失。看到与他人一起笑的开心的游木真,就感觉非常难过生气。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独占欲作祟,不能就此胡乱吃醋发火,但偶尔也会产生莫名的挫败感。因为他的游君,好像从小时候出事后,就变得在感情上特别冷静,就算交往,仿佛也不会出现这种恋爱时的小情绪。

濑名泉自认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了解游木真的人了,不过也有他不知道的事。

在感情上,没有绝对的理性,游木真和他一样,早已深陷其中。

 

end



PS:请濑名泉先生早日察觉你的游君的情绪波动,只会因为你,他才有那种完全不符合以往个人风格的吃醋表现ww

 


评论(2)
热度(31)

©  | Powered by LOFTER